(。・ω・。)ノ♡

约稿这种20R(๑•ั็ω•็ั๑)接受砍价

约稿这种线稿10r 一个

【杂谈】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

@无邪 我……会努力的,不过等我哦

林朵:

(1)分清“人设”和“故事”的区别,人设做的再完美再丰富,它也只是人设,不是故事。


(2)花大力气琢磨辞藻有必要,但应该建立在故事结构完善的基础上,不要本末倒置。


(3)灵感很重要,但如果没有理性逻辑的支撑,单单一个想法填不满一个故事。


***


(4)不要相信“等我XX以后再开始写作”这种话,那种万事俱备的完美时机不可能有。


(5)写作让人快乐,但写作过程并不总是快乐,事实上还可能很痛苦,要有忍耐的觉悟。


(6)热爱写作,是指愿意为了写出好作品而克服困难,忍受寂寞,而不是热爱“轻松愉快写出好作品”这种幻想。


***


(7)脑洞为虚,成文为实。无论多好的脑洞,在真正写出来之前都没有实际价值。


(8)很多问题是要等一个故事写完以后才会暴露,写作中途别瞻前顾后,坚持写完再来看。


(9)记录自己一段时间内的实际写作量,你会发现自己远没有本以为的那么努力。


(10)稿子总是越改越好,但初稿写完别急着改,放到可以当成陌生人写的文来看待再改。


***


(11)角色的外貌可以用形容词描述,角色的性格只靠形容词体现不了,要靠具体的事件。


(12)谨慎给角色贴标签,一个立体的角色不是一两个词就能概括的。


(13)要允许故事里有不同价值观的角色合情合理地存在,因为现实世界中也是这样。


(14)请珍惜身边每一个奇葩,他们都是上天送给你的角色塑造素材库。


***


(15)吸引人的是读者没见识过的新奇性,打动人的是读者都体验过的共通性。


(16)不要瞧不起套路,经典套路长盛不衰都是有道理的,先把套路研究明白再去说创新。


(17)想要创造一个复杂的世界,得先对现实社会的复杂性保持洞见与包容。


***


(18)不要抄袭,走过捷径的人很难再有耐心回去走正途。


(19)把写作当做一门专业技术去长期学习和磨练,别过分神话天赋和灵感的作用。


(20)不要把写作当做贫乏生活的救命稻草,好作品是肥沃土地上开出的花朵,不是给贫瘠土地施下的肥料。




以上是本人对于故事写作的一些经验总结,仅供参考,切勿迷信。



本文收录于本人《行文且思》系列:


(1)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


(2)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


(3)故事构思十问


(4)如何让笔下的角色拥有爱


(5)创作随感



少儿频道的性感比利:

〖挂人〗

#占个tag抱歉#

请帮扩扩,推荐一下

那个不小心少发了一张最过分的图,大意是骂卡卡是小杂种的(说出这三个字真的把我心疼的)

虽然我也是安雷圈的,但看见这种人真的恶心。

这个人还转过很多安雷,雷安太太的图和文,不知道有没有授权

安雷,雷安,卡雷,雷卡和卡厨都请进来看看【鞠躬

占tag真的很抱歉【鞠躬

图是自己截的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吃不吃瓜子 嗯……觉得你能用上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雷安」黎明时分 Chapter 14

吃不吃瓜子:

*ooc归我
*周更很稳


「黎明时分」Chapter 14


冰冷的月光透过树枝间冷冷的用这微弱的光芒照射着大地。


“这次可没有人能救你了。”


两人沉默不语的对视着,雷狮好似很有耐心一般等待着安迷修的回答。


嘴唇微张又闭合,安迷修知道自己不能在逃避了,在逃还能怎样呢?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自己本身从一开始就该死去了吧。即使找到了师傅的留下的东西,知道自己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那场荒唐的实验,但是安迷修能做的只是销毁它而已,不能在让制造吸血鬼的方法遗留下来。


师傅已经不知道去往了哪里,安迷修又无处可去,自己一开始存在的意义早已消失。儿时作为长生不老的试验品而生,年少时为了与师傅生活而存,成为吸血鬼后为了想一探师傅师傅与这些关联而活。


如今已经知晓了一切,却还是如以往一般毫无作为,又奢望自己能帮上什么呢。


“雷狮,你杀了我吧。”


那碧色如湖水一般都眼眸里透出坚决的情绪,听着安迷修的话语雷狮不禁笑了出来。


“你以为你是谁?想死?安迷修你还不够格。”


在月光的照亮下,雷狮那双缪紫色的眼眸异常的耀眼,像装满了星辰一般,眼眸中闪烁着什么。明明是带着讥屑与嘲讽,却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谦虚混杂在里面。


“你……!”


不当安迷修作答,雷狮便再一次把一颗血色小小的球丸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捂着他的嘴逼着他不得不咽下。


“咳咳!”


血腥的铁锈味从嘴中散发开来深入喉咙,安迷修试图咳出来,使劲的拉开雷狮的手,雷狮低头拿来手直接吻了上去,湿润的触感使安迷修有了一瞬间的迟疑。雷狮顺势撬开安迷修的牙齿,用舌头像之前一般抵着血丸推了下去,纠缠着安迷修的舌头死死不放。


“哈,雷狮你疯了?”


安迷修一把推开雷狮,恼羞成怒的看着他。


“疯?我看你才是疯了。”


雷狮面对他的质问不怒反笑,看着安迷修的反应感觉有趣极了。


并没有意料中的反驳声,眼前的人儿忽然开始有些摇晃,手捂着头像是有什么要爆炸一般。


“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理雷狮,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在沸腾着,脑中的疼痛不断的溺过那痛觉的底线,像是要烧起来了一般,对于安迷修来说欲火焚身不过如此了。


当安迷修再次睁开眼时,天还是黑的,只不过身处的环境就不太一样了。


屋内较为简洁,和安迷修以往的房间一样,除了必要的物品都没有其他事物摆放在外。而且房间的规模整化与位置的摆处,简直和当初在雷狮家当执事那段时间一模一样。


意识到这点的安迷修猛的从床上起来,巡视了一圈雷狮并不在房间内。走向了窗口,推开窗,风卷卷吹进屋内,带着一丝温暖。


窗外那一如既往的蓝紫色小花在空中舞动着,像风铃般发出沙沙的声响,刹是悦耳。在月光下隐隐呈现偏紫色,就像雷狮那双缪紫色如同深渊般的眼眸一样。


安迷修绝对不会认错这里,自己生活了半年多的地方,醒来后来到的地方。


雷狮的家。


“卡擦。”


门把传来转动打开的嘎吱声,不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醒了?”


“没醒谁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雷狮手上拿着一些吃的,应该是之前听见了安迷修屋内传来的动静便知晓他醒来了。


“反正你肯定说不要在吃那个血丸了,就弄了些粥,不过你们吸血鬼应该吃什么都一个口味吧。”


雷狮坐于床边,把粥放在了桌上,右手磕在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站在窗前的安迷修。


“谢谢。”


“一个之前还喃喃着要我杀了你,现在又说谢谢,安迷修你脑子没事吧,我雷狮可没那么伟大值得你看得起。”


“不是,我——。”


“我可不想听,闭嘴吃你的的东西吧。”


安迷修只好不在说话,雷狮既然不问自己的事情,也可能是想让自己想清楚在说。


默默把食物吃完,安迷修的饭后感言是,难吃。


毕竟让非人类物种食用人类的食物是种非常艰难的事,也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一阵沉寂让安迷修十分的不自在,想了想还是打破了快要凝结的空气。


“我睡了几天?”


“三天,正常现象。”


“为什么这么说?”


看着一脸疑惑的安迷修,雷狮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安迷修,你连一个做为吸血鬼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吗?”


听到雷狮这句话,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瞬间通红了,脑羞道:“那又怎么样!”


“就你的智商,算了吧。跟以前一样笨。”


“雷狮!!”


“吸血鬼要吸食他人的鲜血后才会彻底觉醒能力,攻击速度敏捷都会大大的提升,也只有像你这么笨的吸血鬼才会不去吸食他人鲜血,真不知道你吃那些面包怎么活下去的。”


“你怎么知道我吃面包?不是吸人血活着?”


听到安迷修这话,雷狮感觉自己的面前就是一个白痴。


“你以为这屋里的食物谁放的?就你性格我还不知道?”


仔细想想,的确没人会在空置了那么久的屋子内放吃的什么,直接外面买就好,放在里面也是会过期,只能说明是定时换的。


“你,那么相信我能回来?”


“没有,只是偶尔回来要求女仆准备的。”


不出意料,雷狮一口就否认了。


“你为什么不杀我。”


听见了安迷修这话,雷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语气也强硬了些:“你想死?做梦。我可没允许你死。”


一阵沉寂过后,安迷修知道雷狮想抓住自己很容易,他是知道自己舍不得对他出手的。如果舍得,安迷修一开始就不会三番两次避开雷狮了。


安迷修扭头继续看向了窗外,道:“我睡了几天?”


“三天。”


蓝雪花发出沙沙碰撞的声响,像在奏乐一般。


这种花虽然很容易照顾,但却要细心,就像爱情一般,开的茂盛。但在失去了细心的照顾后就像变淡的感情一般慢慢枯萎。


蓝紫色小花开的一如几年前一般娇小,甚至可以说比以往更加的茂盛,晃眼不禁看到了曾经一个小小的男孩在那小歇着,想要上前帮他拿掉头上花瓣的手,被一把拍掉的情景。


“雷狮,谢谢你。”

逸嵐 _人類退化之後:

網上看見的,紀錄個(。

所有形式的糖刀最怕的大概就是這種類轉生輪迴的梗了,幾乎每次都可以讓我前胸透後背


兜兜轉轉,即使痛苦即使難過,即使千刀萬剮,在往後的每一世,我依然會在人海中一眼看見你,並且再次愛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