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ノ♡

知错就改(林茶以):

摸鱼了,还是上等人组,不吃一下坏人组安利吗

看到微博有人说全国证件最难考二人组笑死我了

~确认过眼神,是(因为考试而)坏掉的人~~

【雷安】吹牛

Lucifer:

☆★学pa


 


 




 


这事儿说出去实在是有些惭愧。


 


身为学校礼仪代表、校级优秀班干部和校级三好学生的安迷修实际上从初中开始就已经早恋了。直到现在高二,恋情稳定。


 


这事儿其实也怨不得安迷修,他也是不想早恋的,可是感情来了挡也挡不住。


 


安迷修每周负责在升旗仪式上宣读学校的工作总结及本周安排,偶尔会需要宣布一些处分决定。每次读到由于早恋被抓的处分时,安迷修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实际上内心已经慌得不行。


 


升旗仪式结束之后他们班的第一节课是语文,他会直接从操场绕道去位于另一栋教学楼的语文老师办公室,顺便抓住机会路过自己男朋友所在的班级偷偷地朝里面瞟两眼。


 


那个时候的雷狮不管在干什么都总能第一时间发现安迷修,然后转头给他一个不轻不重的笑。


 


和雷狮交往三年了,安迷修至今也还是会被撩得面红耳赤。


 


不过好在安迷修在老师们心目中的形象实在是太光辉太伟大,说他早恋估计都没有人会信。但是他男票雷狮就不同了,接受处分跟家常便饭一样,脑瓜子虽然聪明但对学习没甚兴趣。


 


安迷修因此还是谨言慎行,他虽然记录干干净净,但雷狮随时在被开除的边缘岌岌可危。和雷狮从初一开始就同校,要他和男朋友分开是要安迷修的命。


 


前不久安迷修班上的同学开轰趴,聚在一起聊天玩游戏,偶然就谈起了恋爱话题。


 


现在正是学习紧迫的时候,大部分同学是有贼心没贼胆,平时考试也管得严,只剩下这种时候能大家在一起吐一吐苦水。


 


班里少数几个不是单身的同学成为了众矢之的,大家群起而攻之,这些同学表面上说谁先脱单谁是狗实际上心底里比谁都舒坦。


 


问着问着,就有人飘飘忽忽地问了一句,安大班长有没有谈恋爱?


 


问这个问题的同学立马被其他同学的调侃和哄笑声淹没,大家东一言西一语地说“安大班长怎么会早恋”“安迷修要是都有女朋友了我表演生吞政治书”“别想了安哥是乖孩子”。


 


安迷修手足无措地盯着突然起哄的大家,他这个人比较实诚,不太懂得撒谎,有些腼腆地回答:“我有啊。”


 


大家出乎意料地默契,“……啊?”


 


“我有啦,现在就谈着呢。”


 


这下班里同学都静了,个个瞪着惊恐又不敢置信的大眼睛,刚刚才说要表演吞书的同学更是脸都吓白了。


 


“我初三就谈了。”安迷修尴尬地笑了笑,“不过还请大家不要告诉老师。”


 


“不会吧……安哥你……”


 


“卧了个大槽,安迷修连你居然都谈恋爱了?!”


 


“卧槽你平时念处分决定的时候良心不会痛吗?!”


 


“快说你对象是谁!哪个班的!谁先追的谁!”


 


同学七嘴八舌地问着,安迷修只好从实招来:“是高二理科三班的雷狮,是他追的我。”


 


安迷修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时候班上的同学看他的眼神,一半诡异一半微妙,最后还是被人打破了寂静。说话的人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笑道:“安哥可以啊,这波操作我他妈差点就信了。”


 


“安哥你什么时候学会和女生一起开这种玩笑了?”


 


“胡说,我们女生平时顶多叫几声雷总,也不开这种玩笑好吗?”


 


“安迷修果然还是单着,那我就放心了。”


 


安迷修:“这是真……”


 


“行了,都散了散了,安哥吹牛呢。”


 


好友用如同老父亲一般的目光盯着安迷修,语重心长道:“你用不着开这种玩笑,很尬的,女生们不买账的。没对象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这儿百分之八十的人母胎solo,安哥你安心学习就行,记得明天把数学作业给我抄。”


 


安迷修一头雾水地发现,好像真的没有人相信他。


 


这个周末安迷修父母不在家,雷狮来安迷修家找他腻歪,小情侣一个在地毯上看书一个躺在对方腿上打游戏。


 


安迷修问:“雷狮,你有想过要考哪所大学吗?”


 


“国内哪所我考不上。”雷狮懒洋洋地张嘴咬住男朋友喂到嘴边的草莓,“你自己努力点考就行。”


 


安迷修无奈地笑了笑。


 


雷狮:“今天我留宿。”


 


“哦,你的牙刷和毛巾在洗手间柜子里。”雷狮动不动就跑过来挤他的床,安迷修也早就习惯了,“你别又拿错了,你的毛巾是蓝色的。”


 


周一的升旗仪式是安迷修挺期待的活动,他和班里的同学一起来到操场,他们文科班和理科班隔得远,平时也很难看到雷狮。


 


但今天在操场的楼梯上安迷修远远地看见了他,但距离太远他也不方便过去打招呼,只能在远处默默地肖想一下。


 


自从上次安迷修“吹牛”被全班耻笑了之后,他的狐朋狗友们动不动就会拿这事调侃他,安迷修每次都只是笑笑,没做过多的解释。


 


有同学也看到了雷狮,立马就凑过来和安迷修勾肩搭背,笑道:“快看啊安哥,你男朋友在前面呢。”


 


安迷修窘迫地摸了摸头,“看到了。”


 


“不上去打个招呼说声早上好Darling吗?”


 


“不了,我要去主席台拿稿子了。”


 


虽然今天已经看过他了,升旗仪式之后安迷修照样绕去了雷狮的班级附近去看他。今天的雷狮懒懒地在讲台上擦黑板,心有灵犀似的转头看见安迷修从教室门口路过,表情上没太明显的变化,眼角却带了点笑意。


 


安迷修回到自己班里,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课的时候,同桌忽然拖着椅子靠了过来,低声问道:“安迷修,你敢这么开那个雷狮的玩笑,你跟他关系应该不错吧。”


 


安迷修:“……嗯。”


 


同桌又急切地靠近了一些,“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前阵子我在理科三班教室里看到了一个妹子,我特别想认识一下……就是坐第三排靠窗位置的那个短发妹子,我在理科三班没有认识的人,你能不能帮我问问雷狮她叫什么名字,可以的话要个QQ微信什么的……”


 


安迷修虽然平时负责念处分早恋的决定,但他面对朋友的请求也乐意两肋插刀,爽快道:“可以啊。”


 


同学感激不尽地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谢谢班长!就知道你办事最可靠,事成我请你吃食堂!”


 


当天放学安迷修便揣着同桌给予的任务打算帮他在紧张的课业之余牵个红线促成一段佳话,以有事为由在晚自习之前把雷狮叫了出来。安迷修一点不觉得麻烦,平时想见雷狮还没借口,今天心里美滋滋。


 


雷狮:“干嘛?”


 


安迷修看了看他们班教室,确实在第三排靠窗位置看到了一个短头发的女同学,压低声音对雷狮说:“雷狮,你们班那个第三排靠窗坐的那个女同学叫什么名字?”


 


雷狮的神色顿时抹上了几分阴沉和怀疑,“你要她名字干嘛?”


 


“别想多了。”安迷修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食堂五块五一碗的酸辣粉丝里的醋味儿,“是我同桌对她有好感,想认识一下,顺便问问QQ和微信。”


 


“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安迷修抿了抿嘴,“我都答应他了。”


 


雷狮冷哼一声:“那告诉你同桌他估计没戏,他心心念念那女的一心学习不想谈恋爱。”


 


“你怎么知道?”


 


“她对她上一个要QQ的人就是这么回答的。”


 


安迷修最终还是要了那位女同学的名字,但怕自己同桌伤心也没像雷狮把话说得那样绝,只是说要追求她可能比较困难。同桌也没灰心丧气,听说对方喜欢学习,反而激起了不少学习的斗志。


 


高二的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了,有些枯燥郁闷的日子跟着同学的笑闹声倒也不显得那样无聊。高中部举行篮球赛是他们学校的传统,文科班本就男生稀少,安迷修也算是会打一点篮球,直接就被抓了壮丁拎上了场。


 


理科班的篮球赛一向比文科班更有看头,特别是雷狮这样的人,就算只是站在那儿不动都有一大群人挤着看。


 


安迷修因为自己也要准备篮球赛,去理科三班比赛的观众席的时候已经基本没有前台的位置了,他无奈只好去了体育馆的二楼,至少看得清楚全场。


 


理科三班已超过了对手不少分数,雷狮带着球敏捷地过人,动作又利落又强硬,看得观众席一阵欢呼。


 


安迷修的目光牢牢地跟着他走,心里跟着一起欢呼。中场休息的时候,雷狮一边喝水一边扫视观众席,扫了一圈眉头都皱起了。


 


队友帕洛斯走过来拍了拍雷狮的肩膀,和他耳语了什么,雷狮顿时嘴角一抬,抬头看向二楼,一眼就看见安迷修趴在二楼栏杆上。


 


他扭头又对帕洛斯说了什么,帕洛斯点点头,直接走上了二楼。


 


安迷修还在讶异雷狮是怎么看到自己的,帕洛斯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帕洛斯笑望着他,道:“嫂子,老大说他要喝水,让你帮他去接。”


 


安迷修被叫了三年的嫂子早就习惯了,“他不是在喝水吗?”


 


“他要喝淡盐水,比例不超过0.9%的那种。”


 


安迷修也不可能真的不给雷狮准备,撇了撇嘴,“他事儿怎么这么多。”


 


听到安迷修这么说帕洛斯就知道他同意了,笑了笑便下楼准备开始下半场了。


 


理科班的比赛结束之后便是安迷修他们班的比赛了,他们不太幸运地抽签分到了一个有体育尖子生的班级,打得非常吃力。


 


一个上半场安迷修就累得气喘吁吁了,只能在休息的时候拍拍自己腿部紧绷的肌肉。雷狮和安迷修一样在二楼看着比赛,悠闲地喝着安迷修刚给他准备的淡盐水。


 


下半场的比赛出了一点意外,安迷修被对手班级里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队员直接撞了,撞得还不轻,据他的同学所说他当时向后摔了起码五米。


 


安迷修的腿擦伤了两块,幸好没有扭伤,但擦伤的地方渗了血,一流汗就刺痛得不行。安迷修草草地包扎了一下,还是咬着牙把比赛打完了。


 


比赛结束之后安迷修的伤口都已经快被血糊住了,被同学架着一瘸一拐地回了教室,同桌赶紧跑去医务室给安迷修拿药。班长受伤一干同学心疼,心疼之余又打抱不平,安迷修可是他们文科班的门面,哪能是说被人欺负就被人欺负的。


 


站在教室门口的同学偶然看到雷狮出现在了走廊尽头,心里倒也不觉得雷狮是真的打算往他们班来,随口就习惯性地调侃了一句:“安哥你男朋友来了。”


 


他话音刚落,雷狮就直接越过他走进了文科班教室。


 


教室里大部分同学都聚在一起聊着刚才的篮球赛,或者帮着处理班上伤员的伤口。雷狮一走进来,本来嘈杂的班级便慢慢地安静了下来,大家都愣愣地盯着他。


 


雷狮手里拿着棉签、医用酒精和药水,他目不斜视地走到安迷修旁边,拖出他同桌的椅子,蹲下身将安迷修伤痕累累的腿抬起来搭在了椅子上。


 


安迷修:“你怎么……”


 


雷狮二话不说把沾着酒精的棉签擦上伤口替他消毒,痛得安迷修顿时闭了嘴。


 


“你是不是傻的?看到那胖子跑过来你不知道躲一下?正面和他撞你撞得过他吗?”雷狮用纸巾把伤口化开的血迹擦了擦,沉着脸数落他,“他的腰得有三个你那么粗,佩利都撞不过他,你胆子真是比狗胆还大。”


 


“我这不是躲不开吗?”


 


消毒完伤口之后雷狮便替他上了药水,又把安迷修痛得抖了一下,额头都渗出两滴冷汗。


 


伤口处理完之后,雷狮看安迷修痛得脸都白了,他站起来俯下身亲了亲他的嘴唇,算是给了安迷修一点安慰。


 


安迷修没忘记自己在班级里,虽然被雷狮亲了他心里很开心,但这毕竟人多,老师还容易出现,安迷修心里又紧张又害臊,“你干嘛?这么多人……”


 


“你们班的不早就知道了吗?”雷狮说,“我刚才大老远就听见有人说你男朋友来了。”


 


安迷修的同桌这时才着急地带着药回来,一跑进教室就立觉氛围不对,顿时站住了脚。雷狮四处看了看,问:“安迷修同桌是谁?”


 


同桌还没反应过来雷狮怎么在这儿,下意识地就出了声:“啊?”


 


“你的椅子借给他搭一下脚。”雷狮面无表情地说,“小心点别碰到他的伤口了。”


 


同桌:“啊……”


 


雷狮回头对安迷修说:“晚上等着我来找接你。”


 


直到雷狮离开,教室里的众人还面露茫然又震愕。他们看着有些艰难地摆弄着自己的腿的安迷修,恍然大悟。


 


原来班长……


 


没有吹牛么?


 


 


 


 


Fin.


 





【杂谈】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

@无邪 我……会努力的,不过等我哦

林朵:

(1)分清“人设”和“故事”的区别,人设做的再完美再丰富,它也只是人设,不是故事。


(2)花大力气琢磨辞藻有必要,但应该建立在故事结构完善的基础上,不要本末倒置。


(3)灵感很重要,但如果没有理性逻辑的支撑,单单一个想法填不满一个故事。


***


(4)不要相信“等我XX以后再开始写作”这种话,那种万事俱备的完美时机不可能有。


(5)写作让人快乐,但写作过程并不总是快乐,事实上还可能很痛苦,要有忍耐的觉悟。


(6)热爱写作,是指愿意为了写出好作品而克服困难,忍受寂寞,而不是热爱“轻松愉快写出好作品”这种幻想。


***


(7)脑洞为虚,成文为实。无论多好的脑洞,在真正写出来之前都没有实际价值。


(8)很多问题是要等一个故事写完以后才会暴露,写作中途别瞻前顾后,坚持写完再来看。


(9)记录自己一段时间内的实际写作量,你会发现自己远没有本以为的那么努力。


(10)稿子总是越改越好,但初稿写完别急着改,放到可以当成陌生人写的文来看待再改。


***


(11)角色的外貌可以用形容词描述,角色的性格只靠形容词体现不了,要靠具体的事件。


(12)谨慎给角色贴标签,一个立体的角色不是一两个词就能概括的。


(13)要允许故事里有不同价值观的角色合情合理地存在,因为现实世界中也是这样。


(14)请珍惜身边每一个奇葩,他们都是上天送给你的角色塑造素材库。


***


(15)吸引人的是读者没见识过的新奇性,打动人的是读者都体验过的共通性。


(16)不要瞧不起套路,经典套路长盛不衰都是有道理的,先把套路研究明白再去说创新。


(17)想要创造一个复杂的世界,得先对现实社会的复杂性保持洞见与包容。


***


(18)不要抄袭,走过捷径的人很难再有耐心回去走正途。


(19)把写作当做一门专业技术去长期学习和磨练,别过分神话天赋和灵感的作用。


(20)不要把写作当做贫乏生活的救命稻草,好作品是肥沃土地上开出的花朵,不是给贫瘠土地施下的肥料。




以上是本人对于故事写作的一些经验总结,仅供参考,切勿迷信。



本文收录于本人《行文且思》系列:


(1)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


(2)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


(3)故事构思十问


(4)如何让笔下的角色拥有爱


(5)创作随感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吃不吃瓜子 嗯……觉得你能用上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雷安」黎明时分 Chapter 14

吃不吃瓜子:

*ooc归我
*周更很稳


「黎明时分」Chapter 14


冰冷的月光透过树枝间冷冷的用这微弱的光芒照射着大地。


“这次可没有人能救你了。”


两人沉默不语的对视着,雷狮好似很有耐心一般等待着安迷修的回答。


嘴唇微张又闭合,安迷修知道自己不能在逃避了,在逃还能怎样呢?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自己本身从一开始就该死去了吧。即使找到了师傅的留下的东西,知道自己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那场荒唐的实验,但是安迷修能做的只是销毁它而已,不能在让制造吸血鬼的方法遗留下来。


师傅已经不知道去往了哪里,安迷修又无处可去,自己一开始存在的意义早已消失。儿时作为长生不老的试验品而生,年少时为了与师傅生活而存,成为吸血鬼后为了想一探师傅师傅与这些关联而活。


如今已经知晓了一切,却还是如以往一般毫无作为,又奢望自己能帮上什么呢。


“雷狮,你杀了我吧。”


那碧色如湖水一般都眼眸里透出坚决的情绪,听着安迷修的话语雷狮不禁笑了出来。


“你以为你是谁?想死?安迷修你还不够格。”


在月光的照亮下,雷狮那双缪紫色的眼眸异常的耀眼,像装满了星辰一般,眼眸中闪烁着什么。明明是带着讥屑与嘲讽,却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谦虚混杂在里面。


“你……!”


不当安迷修作答,雷狮便再一次把一颗血色小小的球丸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捂着他的嘴逼着他不得不咽下。


“咳咳!”


血腥的铁锈味从嘴中散发开来深入喉咙,安迷修试图咳出来,使劲的拉开雷狮的手,雷狮低头拿来手直接吻了上去,湿润的触感使安迷修有了一瞬间的迟疑。雷狮顺势撬开安迷修的牙齿,用舌头像之前一般抵着血丸推了下去,纠缠着安迷修的舌头死死不放。


“哈,雷狮你疯了?”


安迷修一把推开雷狮,恼羞成怒的看着他。


“疯?我看你才是疯了。”


雷狮面对他的质问不怒反笑,看着安迷修的反应感觉有趣极了。


并没有意料中的反驳声,眼前的人儿忽然开始有些摇晃,手捂着头像是有什么要爆炸一般。


“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理雷狮,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在沸腾着,脑中的疼痛不断的溺过那痛觉的底线,像是要烧起来了一般,对于安迷修来说欲火焚身不过如此了。


当安迷修再次睁开眼时,天还是黑的,只不过身处的环境就不太一样了。


屋内较为简洁,和安迷修以往的房间一样,除了必要的物品都没有其他事物摆放在外。而且房间的规模整化与位置的摆处,简直和当初在雷狮家当执事那段时间一模一样。


意识到这点的安迷修猛的从床上起来,巡视了一圈雷狮并不在房间内。走向了窗口,推开窗,风卷卷吹进屋内,带着一丝温暖。


窗外那一如既往的蓝紫色小花在空中舞动着,像风铃般发出沙沙的声响,刹是悦耳。在月光下隐隐呈现偏紫色,就像雷狮那双缪紫色如同深渊般的眼眸一样。


安迷修绝对不会认错这里,自己生活了半年多的地方,醒来后来到的地方。


雷狮的家。


“卡擦。”


门把传来转动打开的嘎吱声,不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醒了?”


“没醒谁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雷狮手上拿着一些吃的,应该是之前听见了安迷修屋内传来的动静便知晓他醒来了。


“反正你肯定说不要在吃那个血丸了,就弄了些粥,不过你们吸血鬼应该吃什么都一个口味吧。”


雷狮坐于床边,把粥放在了桌上,右手磕在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站在窗前的安迷修。


“谢谢。”


“一个之前还喃喃着要我杀了你,现在又说谢谢,安迷修你脑子没事吧,我雷狮可没那么伟大值得你看得起。”


“不是,我——。”


“我可不想听,闭嘴吃你的的东西吧。”


安迷修只好不在说话,雷狮既然不问自己的事情,也可能是想让自己想清楚在说。


默默把食物吃完,安迷修的饭后感言是,难吃。


毕竟让非人类物种食用人类的食物是种非常艰难的事,也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一阵沉寂让安迷修十分的不自在,想了想还是打破了快要凝结的空气。


“我睡了几天?”


“三天,正常现象。”


“为什么这么说?”


看着一脸疑惑的安迷修,雷狮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安迷修,你连一个做为吸血鬼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吗?”


听到雷狮这句话,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瞬间通红了,脑羞道:“那又怎么样!”


“就你的智商,算了吧。跟以前一样笨。”


“雷狮!!”


“吸血鬼要吸食他人的鲜血后才会彻底觉醒能力,攻击速度敏捷都会大大的提升,也只有像你这么笨的吸血鬼才会不去吸食他人鲜血,真不知道你吃那些面包怎么活下去的。”


“你怎么知道我吃面包?不是吸人血活着?”


听到安迷修这话,雷狮感觉自己的面前就是一个白痴。


“你以为这屋里的食物谁放的?就你性格我还不知道?”


仔细想想,的确没人会在空置了那么久的屋子内放吃的什么,直接外面买就好,放在里面也是会过期,只能说明是定时换的。


“你,那么相信我能回来?”


“没有,只是偶尔回来要求女仆准备的。”


不出意料,雷狮一口就否认了。


“你为什么不杀我。”


听见了安迷修这话,雷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语气也强硬了些:“你想死?做梦。我可没允许你死。”


一阵沉寂过后,安迷修知道雷狮想抓住自己很容易,他是知道自己舍不得对他出手的。如果舍得,安迷修一开始就不会三番两次避开雷狮了。


安迷修扭头继续看向了窗外,道:“我睡了几天?”


“三天。”


蓝雪花发出沙沙碰撞的声响,像在奏乐一般。


这种花虽然很容易照顾,但却要细心,就像爱情一般,开的茂盛。但在失去了细心的照顾后就像变淡的感情一般慢慢枯萎。


蓝紫色小花开的一如几年前一般娇小,甚至可以说比以往更加的茂盛,晃眼不禁看到了曾经一个小小的男孩在那小歇着,想要上前帮他拿掉头上花瓣的手,被一把拍掉的情景。


“雷狮,谢谢你。”

逸嵐 _人類退化之後:

網上看見的,紀錄個(。

所有形式的糖刀最怕的大概就是這種類轉生輪迴的梗了,幾乎每次都可以讓我前胸透後背


兜兜轉轉,即使痛苦即使難過,即使千刀萬剮,在往後的每一世,我依然會在人海中一眼看見你,並且再次愛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