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ノ♡

「雷安」黎明时分 Chapter 14

吃不吃瓜子:

*ooc归我
*周更很稳


「黎明时分」Chapter 14


冰冷的月光透过树枝间冷冷的用这微弱的光芒照射着大地。


“这次可没有人能救你了。”


两人沉默不语的对视着,雷狮好似很有耐心一般等待着安迷修的回答。


嘴唇微张又闭合,安迷修知道自己不能在逃避了,在逃还能怎样呢?又能跑到哪里去呢?自己本身从一开始就该死去了吧。即使找到了师傅的留下的东西,知道自己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因为那场荒唐的实验,但是安迷修能做的只是销毁它而已,不能在让制造吸血鬼的方法遗留下来。


师傅已经不知道去往了哪里,安迷修又无处可去,自己一开始存在的意义早已消失。儿时作为长生不老的试验品而生,年少时为了与师傅生活而存,成为吸血鬼后为了想一探师傅师傅与这些关联而活。


如今已经知晓了一切,却还是如以往一般毫无作为,又奢望自己能帮上什么呢。


“雷狮,你杀了我吧。”


那碧色如湖水一般都眼眸里透出坚决的情绪,听着安迷修的话语雷狮不禁笑了出来。


“你以为你是谁?想死?安迷修你还不够格。”


在月光的照亮下,雷狮那双缪紫色的眼眸异常的耀眼,像装满了星辰一般,眼眸中闪烁着什么。明明是带着讥屑与嘲讽,却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谦虚混杂在里面。


“你……!”


不当安迷修作答,雷狮便再一次把一颗血色小小的球丸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捂着他的嘴逼着他不得不咽下。


“咳咳!”


血腥的铁锈味从嘴中散发开来深入喉咙,安迷修试图咳出来,使劲的拉开雷狮的手,雷狮低头拿来手直接吻了上去,湿润的触感使安迷修有了一瞬间的迟疑。雷狮顺势撬开安迷修的牙齿,用舌头像之前一般抵着血丸推了下去,纠缠着安迷修的舌头死死不放。


“哈,雷狮你疯了?”


安迷修一把推开雷狮,恼羞成怒的看着他。


“疯?我看你才是疯了。”


雷狮面对他的质问不怒反笑,看着安迷修的反应感觉有趣极了。


并没有意料中的反驳声,眼前的人儿忽然开始有些摇晃,手捂着头像是有什么要爆炸一般。


“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理雷狮,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在沸腾着,脑中的疼痛不断的溺过那痛觉的底线,像是要烧起来了一般,对于安迷修来说欲火焚身不过如此了。


当安迷修再次睁开眼时,天还是黑的,只不过身处的环境就不太一样了。


屋内较为简洁,和安迷修以往的房间一样,除了必要的物品都没有其他事物摆放在外。而且房间的规模整化与位置的摆处,简直和当初在雷狮家当执事那段时间一模一样。


意识到这点的安迷修猛的从床上起来,巡视了一圈雷狮并不在房间内。走向了窗口,推开窗,风卷卷吹进屋内,带着一丝温暖。


窗外那一如既往的蓝紫色小花在空中舞动着,像风铃般发出沙沙的声响,刹是悦耳。在月光下隐隐呈现偏紫色,就像雷狮那双缪紫色如同深渊般的眼眸一样。


安迷修绝对不会认错这里,自己生活了半年多的地方,醒来后来到的地方。


雷狮的家。


“卡擦。”


门把传来转动打开的嘎吱声,不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醒了?”


“没醒谁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雷狮手上拿着一些吃的,应该是之前听见了安迷修屋内传来的动静便知晓他醒来了。


“反正你肯定说不要在吃那个血丸了,就弄了些粥,不过你们吸血鬼应该吃什么都一个口味吧。”


雷狮坐于床边,把粥放在了桌上,右手磕在桌上撑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站在窗前的安迷修。


“谢谢。”


“一个之前还喃喃着要我杀了你,现在又说谢谢,安迷修你脑子没事吧,我雷狮可没那么伟大值得你看得起。”


“不是,我——。”


“我可不想听,闭嘴吃你的的东西吧。”


安迷修只好不在说话,雷狮既然不问自己的事情,也可能是想让自己想清楚在说。


默默把食物吃完,安迷修的饭后感言是,难吃。


毕竟让非人类物种食用人类的食物是种非常艰难的事,也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一阵沉寂让安迷修十分的不自在,想了想还是打破了快要凝结的空气。


“我睡了几天?”


“三天,正常现象。”


“为什么这么说?”


看着一脸疑惑的安迷修,雷狮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安迷修,你连一个做为吸血鬼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吗?”


听到雷狮这句话,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脸瞬间通红了,脑羞道:“那又怎么样!”


“就你的智商,算了吧。跟以前一样笨。”


“雷狮!!”


“吸血鬼要吸食他人的鲜血后才会彻底觉醒能力,攻击速度敏捷都会大大的提升,也只有像你这么笨的吸血鬼才会不去吸食他人鲜血,真不知道你吃那些面包怎么活下去的。”


“你怎么知道我吃面包?不是吸人血活着?”


听到安迷修这话,雷狮感觉自己的面前就是一个白痴。


“你以为这屋里的食物谁放的?就你性格我还不知道?”


仔细想想,的确没人会在空置了那么久的屋子内放吃的什么,直接外面买就好,放在里面也是会过期,只能说明是定时换的。


“你,那么相信我能回来?”


“没有,只是偶尔回来要求女仆准备的。”


不出意料,雷狮一口就否认了。


“你为什么不杀我。”


听见了安迷修这话,雷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语气也强硬了些:“你想死?做梦。我可没允许你死。”


一阵沉寂过后,安迷修知道雷狮想抓住自己很容易,他是知道自己舍不得对他出手的。如果舍得,安迷修一开始就不会三番两次避开雷狮了。


安迷修扭头继续看向了窗外,道:“我睡了几天?”


“三天。”


蓝雪花发出沙沙碰撞的声响,像在奏乐一般。


这种花虽然很容易照顾,但却要细心,就像爱情一般,开的茂盛。但在失去了细心的照顾后就像变淡的感情一般慢慢枯萎。


蓝紫色小花开的一如几年前一般娇小,甚至可以说比以往更加的茂盛,晃眼不禁看到了曾经一个小小的男孩在那小歇着,想要上前帮他拿掉头上花瓣的手,被一把拍掉的情景。


“雷狮,谢谢你。”

评论

热度(44)

  1. (。・ω・。)ノ♡吃不吃瓜子 转载了此文字